铆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铆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复旦投毒案两个破碎家庭的241天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3:30 阅读: 来源:铆钉厂家

今年4月发生的复旦投毒案,改变了两个家庭的命运。一方天人永隔;一方身陷囹圄。27日,林森浩涉嫌故意杀人案将在上海市二中院开庭,这两个家庭将在法庭上首次碰面,林父林尊耀及林弟将见到分离近半年的家人林森浩。

4月1日,复旦大学医学院2010级在读研究生黄洋饮用寝室饮水机的水后现中毒症状,被送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其后因急性肝损伤抢救无效,于4月16日去世。

4月19日,黄洋室友林森浩被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请逮捕。警方称,林森浩因生活琐事与黄洋关系不和,心存不满,经事先预谋,于3月31日中午,将做实验后剩余并存放在实验室内的剧毒化合物带至寝室,注入饮水机内。

林、黄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真相又如何?这些谜团将随着法院的公开开庭而逐渐清晰。

近日,黄、林两家陆续抵达上海,分别讲述了事发至今两个家庭破碎的生活。过去的241天,对两个家庭来讲,都是一样的度日如年。

开庭之前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11月20日,“4·1”复旦大学饮水机投毒案死者黄洋的父亲黄国强,通过电话在从律师处听闻11月27日案件即将开庭后,长舒一口气,“这半年多来,我们就等着这一天。”

事发半年来,为了照顾妻子杨国华,黄国强暂时停止了在荣县中学寝室管理员的工作,一家人靠着黄国强的1400元退休工资度日。

黄国强说,为了儿子的案件早日开庭,一家人五次赶到上海,只为还儿子一个公道,“4月17日,有律师听说这事后愿意无偿帮我,这是我4月3日第一次来上海后比较放心的事情。”

“事发至今,我们家没睡过一个好觉。”黄国强说,妻子杨国华在家中想起儿子眼泪便止不住,“她(杨国华)在家里要么通过手机游戏,要么通过在街上兜兜逛逛打发时间,不然(想到儿子)就是哭。”

黄国强处理黄洋后事期间,想到儿子的遗体还躺在殡仪馆里就无比难受。“我一直教育他为人要心胸开阔,不要只重眼前利益。但怎么还是会发生这种事?”4月1日至今,总计241天过去,黄国强在谈到儿子的离世时,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11月25日17时,黄国强第五次来到上海,这次同行的还有杨国华和黄洋的大姨杨金华。他们住在一个家庭旅馆内的单间,每日缴100元的租金。

“我们买了打折机票来的。”黄国强说,希望案子的审理能够公开公正,“等事情结束,就将黄洋的遗体火化。”

早在黄国强第五次来上海之前的11月9日中午11时许,他“杀子仇人”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独自一人从广东汕头潮阳区和平镇的家中出发,前往1公里外的车站,这里可以扬招到从汕头到上海的长途大巴。

林尊耀兜里揣着家里几乎所有的现金2000多元。行李包里还有一样比钱更重要的东西,那是林尊耀收集的可能对林森浩案件有帮助的所有材料,至少在林尊耀看来是有帮助的。

经过20个小时的颠簸,林尊耀第五次到上海。他熟门熟路地走到长途汽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涨价了,以前60块一个晚上,这次要100块”。

抵沪后数日内,林尊耀一直奔波于儿子代理律师的事宜。那时,他并不知道林森浩投毒案将于11月27日开庭,只是想把这些“重要”材料拿给代理律师。“律师基本没看,说材料不重要。”说起这个,林尊耀显得无助。随着开庭日期的公布,林尊耀的归期也延后到11月28日,“开完庭就回去,没钱了。”

林尊耀在电话里拒绝了大女儿和小儿子到上海的请求。“哎!我本来打算瞒着家里人,除了大女儿一个都不告诉,哎!但小儿子从网络知道了消息并且借钱订了机票,今晚(26日)就到(上海)哎!”林尊耀连续哀叹了3声才把一句话说完整。

事发后,这个58岁的瘦小农民一直希望独自处理儿子的事情,尽量瞒着妻子和其他儿女,让他们的生活正常。

案发之后

黄国强在儿子中毒身亡后第一次来上海,还是在今年4月。

当时,他和家人一直不相信引以为傲的儿子就这么走了。那是一段至今想起仍万分痛苦的上海之行,他们每日不知该如何面对事实,食不知味,睡不能安。他们想知道林森浩为什么杀了儿子,也想知道杀人的毒药是从哪里来的,到底是购自网上还是来自复旦大学的实验室。

由于黄家经济困难,一些复旦学生和热心网友知道后,自发给黄家捐款,而在综合考虑各方因素后,黄家决定于5月15日先行返回老家。

几乎和黄国强第一次来上海的同一时间,今年4月16日,林尊耀生平第一次来到上海,那时他心急如焚,因为儿子林森浩的电话已一天无法接通,而来自学校的消息称林森浩涉嫌犯罪,情况严重。

彼时,林尊耀并不知道儿子林森浩涉嫌杀人,而受害者黄洋已经过世。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了速度最快的飞机,这也是他58年里第一次乘飞机。“满脑子都是儿子,飞机什么样都没注意”,林尊耀说,此后,他几次到上海都选择了长途大巴,因为大巴只要340块,而机票价格则无法预料。

“第二次来上海的时间就比较长,主要是处理黄洋的后事。当中黄洋92岁的外公知道事情后心脏病发住院了,住院当天就下了病危通知书。”黄国强回忆起第二次来沪的日子,语气很低沉。

从5月18日到7月22日,黄国强与家人一直在上海,除了整理黄洋留下的东西,就是和律师联系。

对于如今的嫌疑人林森浩,黄国强的记忆比较清晰,“我第一次到上海,住在黄洋的寝室当晚遇到他,还问他和黄洋的关系如何,我记得他说的是‘还不错’。”

黄国强说,“现在事情由警方处理,我对他没有偏见,只是很气愤。”黄国强说这话的时候双手不停颤抖,“事情发生后到今天,手一直会这样抖,医生说是帕金森,但我觉得只是太激动了。”

黄洋的家位于四川自贡一个农贸市场的家属楼内,家楼下的一位商贩对记者表示,黄洋学习成绩好,是楼里很多孩子的榜样,对人有礼貌,和邻居见面总是热情地打招呼,黄洋的姑姑说,事发之初,全家人都瞒着奶奶,对于侄子的遇害,她表示无法理解。

杨国华说,黄洋作为家中独子,凭借自身努力获得同学老师好评,眼看毕业将迎来不错的工作机会,经济拮据的家庭也以为生活即将好转,“我真的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伤心的父母

身在四川的黄国强和杨国华夫妇受不了儿子过世的结果,而远在广东的林尊耀夫妇同样也不能接受儿子成为杀人嫌疑犯的事实。

与黄国强夫妇共同分担丧子之痛不同,林尊耀至今仍瞒着病重的妻子,独自承担儿子带来的痛苦和自卑。

早在2012年,林森浩的母亲突发心脏病,两次入院,治疗后需要每天服药,持续至今。林母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识字不多。病发前,林母拉着夹板车四处收一些废品,林尊耀和二女儿则在家看着10平方米不到的一个卖矿泉水和日用品的杂货铺。林森浩研究生以来就不用家里给钱,因此这些收入可以维持林尊耀3人生活并小有结余。林母病发后,收入锐减、医药费增加,一家3口仅能勉强维持生活。

即便如此,今年4月前,林家在和平镇是极有盼头的一家。林尊耀3个女儿2个儿子,他说大儿子林森浩已经签约广州最好的医院之一,前途大好;林森浩的弟弟在珠海某大学就读,阳光开朗;3个女儿中2个已成家立室,都在当地中学教书。

林家二楼的一间房是林家的骄傲。房里只有一排书桌和几个纸箱,架子上陈列着医学书籍、抽屉里有林获得的不少奖状证书、玻璃下压着林森浩的毕业照,桌上放着他曾做家教时学生家长送给他的礼物。

在姐姐们的印象中,弟弟的青春期很懂事、很孝顺,没有一般孩子的叛逆。林森浩优异的成绩和内向的性格并没有让家人操心。

谈到儿子的优秀,林母哭着坐在地上,她一次又一次地抹着眼泪,嘴里重复着当地话,哭一会儿,她就要喘几口气,她的心脏不好。这也是林父当时和林森浩商量学医的原因之一。

但若不是被保研,林家也不会让他读研,因为家中负担不起。

在父亲眼里,林森浩是一个乖孩子,从小到大刻苦学习、孝顺顾家、乐于助人,“从小在班里都是干部,研究生就不要家里给一分钱,妈妈生病还寄回家2万块,2008年汶川地震他主动捐了800块,经常义务献血。”

按照林森浩的原计划,他在毕业后打算回广州工作,虽然他更喜欢上海的环境,但为了方便照顾父母还是选择离家更近的地方。

林森浩出事后,为了防止妻子心脏病发,林尊耀只敢透露儿子出了些事。以往,林森浩每10来天会往家里打次电话,全然瞒住是不可能的。“幸好我爱人不识字,电视字幕看不懂,她现在就知道儿子出了点事,在看守所,并不知道(杀人的)事情。”林尊耀说。即便这样,一提起大儿子,林母总是哭。

被改变的家庭

无论接受儿子离去的结果与否,黄国强是家中还算理智接受事实的人。

黄洋的外公、母亲、大姨在开庭前夕,说得最多的就是“杀人偿命”,只有黄国强表示,“一切等审判结果出来之后再说。”

为了27日的审判,黄国强于8月15日第三次来到上海,这一次,他是一个人,他想看看负责投毒案的上海市检二分院何时能正式将案件移交法院。不过,“当时没什么结果。所以后来我很快就回四川了。”

那段时间,林森浩的家庭同样沉浸在悲痛和等待之中。林森浩成为杀人嫌疑犯,不只给家人带来感情折磨,已切实影响到家庭成员的未来。

今年6月,因为林森浩一事,家里积蓄全部花完,林母曾打算让正读大学的小儿子辍学打工,提前赚钱。“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怎么说?”林尊耀低下头。虽没有辍学,但哥哥林森浩的事件显然对这个21岁的年轻人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我小儿子很开朗的,以前打电话都嘻嘻哈哈的,这个事情以后,给我打电话经常语重心长地叫我保重,还语带哽咽,再也不说学校里的其他事情”,林尊耀说,他总是叮嘱小儿子不要和学校同学说哥哥的事情,但网络这么发达,消息总是传得很快。

林尊耀并不知道,儿子在学校里是否因此遭受白眼甚至是唾弃。不过,乡邻和部分好心的网友是4月事发后,林尊耀极其感激的。在拒绝多位网友的热心捐款后,林尊耀的手机被充值了好几百元。

由于案情复杂,9月15日黄国强和家人第四次来到上海。当时,相关部门致电黄家,希望对黄洋遗体再做尸检。这一次,黄家人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杨国华说,“儿子走得悲惨,如果再在他的遗体上动刀子,实在不忍心。”

黄国强起初和妻子的想法一样,但在听了律师和其他法律工作者的意见后,他同意了二次尸检,他说,“只有尸检能够让事件更早一点水落石出,所以我们一家还是勉强同意。”

黄国强此后在宝兴殡仪馆见到了儿子的遗体,“很难受。”

第二次尸检后,10月30日下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市检二分院对嫌疑人林森浩的公诉已被该院正式受理,公诉方指控涉案人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法院称择日公布庭审排期。

11月15日左右,林尊耀从火车站旁边的小旅馆搬到了上海市郊的一处民宅,“一个好心网友帮我安排的,到底是免费还是他已经给了钱,我并不清楚。”。数日前,林森浩小时的玩伴也在林尊耀到达上海后数日赶到上海,照顾林尊耀。

对于27日的庭审,林尊耀既期待又害怕。2013年春节假期结束,儿子从老家返回上海之后,两父子再没有见面。2013年清明节前几天,儿子和家里通了最后一次电话,电话里林森浩安慰母亲说“明年(清明节)我就能回家扫墓了,你身体好就一起走一走,运动运动”。然而,这一切都变得那么遥远。这一天,对于林森浩来讲,生死攸关。

“就能见一面,话都说不上一句,”说起今天的会面,林尊耀欲言又止,“法院有纪律,开庭不能交谈也不能喊话。”

至今,林黄两家并未谋面。27日的庭审,是两家的初次见面,如何面对黄洋家属,林尊耀并没考虑过。“他们没见过我,不一定认识吧,除非有人介绍。”林尊耀坦言,如果儿子真的做过(这事),他愿意尽一切所能补偿、赔偿,虽能力有限。(记者 李燕 邬佳文 张婧艳)

荆州西服设计

嘉兴定制工服

广元工作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