铆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铆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叶檀股民要承认现实A股休养生息时代不复返

发布时间:2020-10-16 23:52:36 阅读: 来源:铆钉厂家

叶檀:股民要承认现实 A股休养生息时代不复返

批判半夜鸡叫意义不大,投资者要承认现实,暂停发行新股休养生息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4月22日晚,证监会网站再公布19家拟上市公司预披露名单,从18日晚23点半开始的半夜鸡叫已成大合唱之势,累计预披露总数达到65家。  批判半夜鸡叫意义不大,投资者要承认现实,暂停发行新股休养生息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在外部各种力量的逼迫下,上市速度之快,市场化推进之迅速,将超过多数人的想象。

当下企业现金流紧张、负债率高企,选择A股市场“茁壮成长”成为不二之选。让有些指望的中小企业上市,说不定能培养出几家新兴行业中的扛鼎企业。至于被寄予厚望的债券市场,连最安全的国债都未能获得机构青睐,企业信用债又因利率过高屡屡被企业主动取消,从融资成本、续融能力等各方面比较,A股市场明显优于债券市场。  此次新股预披露真正值得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如下两点:一是沪市与深市边界模糊、市场重新定位;二是新股诚信机制能否落实到位。  2000年前,沪深边界模糊,2000年9月后,深交所停止主板股票发行,各板块疆域清晰,沪偏蓝筹,深偏中小,沪市国企为主,深市民企聚集。2010年开始,为平衡双方利益,规定8000万股以上在上证所发行,6000万股以下在深交所,6000万~8000万股可以自由选择。现在则取消了这一限制,《发审新规》规定首发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意愿,在沪深市场之间自主选择上市地。 未来除了北京的新三板特色清晰外,沪深边界模糊。此次在早期28家预披露公司中,龙马环卫、常州腾龙、九华山旅游、上海联明、中电电机、浙江万盛、浙江诺力和广州维力8家企业“改嫁”上证所。  表面上看这是市场化,但从上述一步步演进历史看,是两市利益均衡分配的过程,这不是真正的市场化。真正的市场化是上市权交由交易所,制定各自的上市条件,通过服务效率、交易活跃度来吸引拟上市公司,慈爱之手“损有余以补不足”只能说是A股市场特色的利益均衡机制。  上市后公司业绩变脸怎么办?监管层强调的是信息披露的全面与准确,定价高低由市场自己选择,承认市场有炒作的权利,有定价失误的权利,只要不进行信息误导、利益输送与内幕交易,价格由市场说了算。这是尊重市场的态度,也是未来股票市场化的基础,可以相信,几百家企业上市,将会出现破发与打新收益大幅下降。  出现信息误导,游戏规则非常明确,全部回购,赔偿投资者。4月22日预披露的星光农机,有股价破净后的高管增持条款,有公司承诺、法人承诺等。信息披露强调的就是信用,就是承诺。  公司承诺,如果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对判断公司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发行条件构成重大、实质影响,公司将自有关机关作出相应决定之日起30日内依法回购公司首次公开发行的全部新股,回购价格为公司首次公开发行时的发行价。法定条件构成,有法人承诺,有投行与律师事务所的赔偿承诺。  上述基于信用的承诺在实际操作上有一定难度。考虑到市场整体诚信堪忧,监管与强迫履约,将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成本。  《中国经营报》披露,IPO开闸之后首批挂牌公司公布一季报,约有四成挂牌企业业绩变脸。隐藏在“变脸”背后的,则是挂牌之前诸多企业为了利润目标大秀财技,与保荐机构“合谋”制造完美利润报表的事实。经历过“史上最严财务核查风暴”的挂牌企业,纷纷变脸,对于A股市场的诚信基础必须有足够的认知,怎么低估都不过分。  大规模变脸是对监管效率、监管成本的严峻挑战,所谓法不责众。前有万福生科保荐商设立赔偿基金,理应成为行之有效的制度规范,成为市场的底线规则。无处罚,就变脸,这是市场现实。  A股市场将进入万马奔腾的时代,此时底线游戏规则、真正的市场化格外重要,目前是决定A股市场有没有未来的转折点。

百万股民离场的反思:A股为什么缺乏吸引力  IPO以一种说不上光彩的方式再次走到投资者面前。就在4月18日夜间,证监会突然开闸IPO预披露,公布28家拟上市公司预披露名单。  这直接导致今天两市的又一次大幅下挫,沪指跌1.52%。连续不断的下跌、新低,似乎终于让A股众望所归地迎来了人气的谷底。就在最新的一个数据:目前有可比数据的1063家上市公司股东数量创下2010年以来的新低,达到735万户股民离场。  世上没有只跌不涨的股市。但A股貌似是个奇葩。很难想象,为何房子限购、股票少发、通胀回落、减息、经济见底……股市还一个劲往下跌?股民为什么还大量流失?  这不仅是A股和股民的十万个为什么,同样对于证监会恐怕也是个“不解之谜”,新的肖钢带的领导班子上任以来,证监会的改革不可谓不卖力,尺度不可谓不大刀阔斧。然而今天的数据实打实地宣布这种改革并没有让市场买账。  稍有专业知识的人会这么想:A股为什么屡创新低?股民为什么流失?主要是股市没有了赚钱效应,资金自然会撤出这些难以赚钱的大盘股,而从中转移出来的资金,很自然是去买了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事实上保本的理财产品。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中小盘股去年股东数量增加的原因。  也难怪,这两年银行理财产品迅速大爆发超过10万亿、信托理财产品增势超过几十倍也达到10万亿、保险理财产品增长乏力也至少有10万亿,这些理财产品大爆发的时间对应的正是股市的大暴跌。与此同时,公募基金产品近年来收益不佳受托资产规模大幅萎缩、券商资管产品也极度缺乏竞争力都超不过1万亿。  敢说股市下跌跟这些理财产品无关么?基于这样的实情,与其说沪深股市是在去散户化,不如说是被边缘化,亦即在当下资本市场的大格局中,投资者开始变得保守起来,更多地倾向于固定收益市场,而与此同时,他们在渐渐远离股票市场。  确实如此。但有外因也要有内因。当资金远离自己就去怪外人,就不能去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么?  A股为什么缺乏吸引力?本质问题不正是在于A股自己么?  这几年来,A股吸引力不断地丧失,与近年来市场公平制度建设进展缓慢,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甚至错位了市场的需求高度相关。这其中,IPO实际上恰恰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A股的IPO,说到底实际上是整个监管层态度的一个缩影。前年IPO暂停,瞄准的是IPO对于整个市场的扩容压力。IPO暂停之后, 证监会就开始大刀阔斧地改新股发行机制,简直可以说是改得无暇他顾。对于影响A股的其他诸多结构性因素的改革非常有限。直到今年年初IPO重启,大盘再度一落千丈,证监会纳闷,我明明改得很用心,为什么市场就是不给面子?  实际上,整个IPO的暂停重启过程,我们看到的就是监管层对于A股现状的无所适从——妄图用一个单一的政策改革,来推动全局性的变动,这种做法,无论是从出发点还是从目前的结果来看,都是幼稚的。  改革的只顾一点不及其余的特性,与全社会惟GDP数据马首是瞻是一样的道理。新年以来的各个改革,看似是完善A股的交易模式,实际上,证监会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儿,无非是进一步的圈钱合理化:IPO我改得这么卖力难道还不够资格圈一笔吗?优先股你们喊着要了这么久,我放出来了,难道银行等发行方还没资格圈一笔吗?地产再融资,我这可是救市救经济于水火,难道还没资格圈一笔吗?证监会错误的以为,只要把理由和排场弄得够堂皇,圈钱之下的A股就不会有太大的负面反应——这是什么样的逻辑?而结果我们也看到了,一个只重规模不及其余的市场,一个拥有大量筹资之后资金运用效率极差的上市公司的市场,其未来其实明白不过,那就是终将失去健康和持续发展的能力。  投资者无法赚钱,甚至机构都难以赚钱,而上市公司还在不断地圈钱扩容,更不用说其中带有明显的政策需求——比如地产企业再融资,比如前段时间优先股差点改成大小非的征求意见稿,再比如七部门联合发文支持符合条件的贫困地区企业IPO的文件。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证监会还是更高级的行政部门,事实上做的都是一件事儿——最大化地运用股市资金盘活经济,大家看到的都是A股的唐僧肉,上市企业要圈一笔, 扶贫政策要圈一笔,地产产业要圈一笔,贪多嚼不烂的银行业也要圈一笔,美其名曰补充资本金,实际上是借助新增资本来撬动底部沉淀的坏账。  这个时候,还要问为什么A股跌跌不休,绝对是一个太过讽刺的问题。  相比之下,美国的经济是华尔街主导的经济模式这种情况下,资本是真正的市场模式运作,政府对于整个资本市场的倚重超出想象。而只有在这种模式下,才造就了美国证券市场的完备体系和政府对其的高度尊重。反观国内,资本市场从来不是经济主导,中国的经济主导是政府行为和实体经济,资本市场成了一块华丽的遮羞布,一块不大但又颇具分量的唐僧肉。  正是这种差异下,政府和企业的思考模式,根本不是如何盘活证券市场来盘活经济,而是如何利用证券市场的剩余价值来盘活经济,因此,也就最终形成了我们看到的一幕幕闹剧。(21世纪网)

谢国忠:对股市多头说再见 黄金是安全资产  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前摩根士丹利的董事总经理及亚太区经济首席分析师谢国忠本周撰文表示,股市已见顶,将慢慢破裂,但这可能产生一个新的泡沫。  他表示,最近网络股和生物科技股暴跌,这可能意味着股票投机已经见顶。但与2000年不同,股市泡沫破裂可能缓慢发生。金融市场结构过去15年内发生了剧烈变化。太多的基金经理单边做多这些股票。  因主要央行保持货币宽松,全球金融系统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泡沫。长期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金融体系相对于实体经济显得非常地大。这种变化迫使中央银行对泡沫破裂这样的负面冲击作出反应。这样的反应使得金融系统更加庞大。这种恶性循环可以解释投机者何以形成如此强大的势力。  泡沫不可能永远膨胀,即使是在宽松货币政策环境下。恐惧和贪婪间的平衡可能提示当前的资产价格太高了,比如网络股当前的情况。在持续宽松的货币环境下,股市泡沫会向其他资产转移。  中国或美国收缩货币政策的讨论不至于引起强有力的政策。在下一次危机前(如高通胀和政治危机),实际利率将保持负值。  黄金是当前环境下的安全资产。随着纸币失去信用,黄金的需求将激增。电子货币是傻瓜的爱好,骗子恰恰利用了人们对纸币潜在崩塌风险的恐惧。  股市泡沫再次触顶  谢国忠称,网络股在低迷的经济环境下飞上了天。市场宣称这类公司在低迷的经济环境下快速增长,但任何增长都被经济体的大小限制。  网络商务往往从现存的商业活动中重新分配收入。广告支撑着大多数网络公司。一个经济体中广告的价值总量是稳定的。即使互联网公司得到了所有的广告馅饼,他们的收入也不会超过固有的限度。在初期,他们取得50.0%或者100.0%的增速,但若干年后,他们的价值量变得很大,最终受到了限制。  泡沫不可能永远膨胀,即使是在宽松货币政策环境下。恐惧和贪婪间的平衡可能提示当前的资产价格太高了。  股市泡沫破裂的新特征  谢国忠指出,现在网络股已达顶峰。如今,泡沫的破裂有两点不同。  首先,泡沫慢慢破裂。铁矿石2012年从高峰腰斩,2013年反弹了50.0%,今年下跌了三分之一。货币,债券和新兴市场地产看起来也要追随铁矿石模式。流动资产通缩多年的情况在历史上并不常见。泡沫一般慢慢增长,然后破裂。比如,香港地产市场在1998年破裂,IT股票泡沫在2000年破裂,美国房市2008年破裂,等等。  其次,当一个泡沫破裂后,一般会产生一个新的泡沫。2008年,地产信贷破裂后,股市,特别是网络股大幅上涨。再后来,纽约和伦敦的房价飙升。如此看来,一个泡沫消失后,另外一个泡沫会升起。  网络股可能遵循类似的模式。一些股票一下跌了20.0%,但还存在泡沫。当然,网络股会反弹一些,然后迎来新一轮下跌,可能在下半年,然后再度反弹。金融环境变化了,他们这轮会慢慢下跌。  Richard Russell:股市处于险境,买入黄金  道氏理论大师罗素(Richard Russell)最近表示,“我的建议没有改变,大量持有实物黄金和白银。不管在什么市场,金银代表永恒的财富。持有金银让我安然入睡,为钱而失去内心的平静是不值得的。拥有黄金的方法很简单:卖出联邦储备券(美元),买入黄金。”  罗素称,“上周,我把没有受到支撑的垃圾货币联邦储备券换为永久货币金银。我认为,金银被操控,价值被低估。”  罗素认为,股市当前处于危险之中,而金银安全。他认为,金银是永恒的财富。而纸币,如美元,欧元和日元的购买力将下降。个人在银行的存款(银行的无担保债务)可能不会被及时,全额支付。  S&P500指数处于历史高位,你能从中找到指数进一步上涨的信心吗?还是从中看到了修正和股市崩? (FX168)

a-level课程

alevel报考

ib数学

ib课外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