铆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铆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校园七大不思议之诡异画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59:00 阅读: 来源:铆钉厂家

XX大学的美术造诣向来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每每出品的画作都深受评画家的肯定,自然的校内美术社团加入的会员越来越多,是火红的社团之一。

美术社团旁的画作展览厅里,展示了各种出色的彩画、素描等等,每到休息时间及放学必定会聚集许多学生在那里。

但是,画作展览厅里的其中一幅水彩画作,是被挂在展览厅最尾端不起眼的角落处,画作面向墙,换言之学生如果想参观这幅画作,必须得拐个弯进去才可以看到。

而此幅画作被安排如此,传言是因为曾经有几位学生在详细端看画作后精神突然失常,听说至今还无法痊愈,全都退了学。

画作作家已无迹可寻,原画作的定义自然也无法知晓,而这幅具有浓厚神秘色彩的水彩画作,所绘画的其实再平常不过:背景为一室内、光线微暗,一个忧郁的脸上流着眼泪的小男生,眼神凝望着前方,旁边则立着一个如小女孩一般,但嘴角不确定是什么的红色水迹的立体娃娃望着小男孩。

画名为《死亡之泪》。

校方在作如此安排后,并不鼓励学生擅自去看这幅展览画作,唯始终不解为何不直接销毁此画作……

自从好闺蜜死后,我好不容易从悲伤中走出来,室友小慧及小左也不再愁眉苦脸的,彷佛回到了之前。

晨辉时不时陪着我,担心我会做出傻事。

我很感激他,若不是他的安慰,我没那么快可以走出悲伤。

这天放学后,晨辉过来问我:“要不要去我社团参观参观?我正好要过去一趟。”

我想了想,便决定跟他同去。

路上,他问我道:“我加入的是美术社团,你知道的吧?”

我点头。

他继续道:“今天他们突然召集几个关系要好的会员,说有要事商议,却又不能透露些,真神秘。”

我道:“那你带我去,方便吗?我毕竟不是你们的会员。”

他笑说:“不打紧,社团又不是什么重要基地,干嘛会不方便呢。”说着说着,很快就到达了美术社团门口。

他推开门。

我看见里头有几个学长会员在愣住盯着我们看。

我感觉极不舒服,便假咳两声以打破尴尬。

晨辉这时道:“吃错药了?怎么一个两个呆着不动?”

几个学长才嘿嘿低笑,道:“你不赖嘛,交了个天仙般美丽的女朋友!在一起多久了啊?”

我尴尬的苦笑不语。

这时,晨辉过来解围:“是同班的同学,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不知怎么的,我的心酸了一把,但装作不在乎,随即附和他:“是的,你们都误会了啦。”

学长们都哈哈笑了起来,拉着我们进去说道:“你们来得正好,我们大家有件事想问问你们的意见。”

我们对望一眼。

他先开口道:“什么事非得那么神秘?关于社团的吗?”

其中一个学长说道:“算是吧,你们应该也听说过画作展览厅有怪事发生吧?”

我们点头,并无发问。

学长A(开口说话的那位,以下简称为A)道:“我们想去看看那幅神秘的画作。”

晨辉不答话,我也不便开口。

况且我也不清楚画作怪事的经过是什么,还是少说话为妙。

晨辉徐徐道:“这不好吧,万一出了什么,我们大家都担当不起,更何况校方是不允许学生擅自去看那幅画作的。”

我这时说道:“打扰了,请问那里真的发生过怪事吗?”

学长A道:“他没跟你提起过吗?我还以为…”

他指着晨辉,不怀好意的笑着。

晨辉打断他,对我道:“只是听闻说有几位学生看了那幅画作之后精神失常了。至于画作是否有古怪,不得而知。”

我发出提问:“那幅画作的作家是谁?”

学长A道:“不清楚,只晓得很久以前就出现在展览厅里,估计是以前的毕业生吧。”

晨辉坚持己见,对学长A道:“无论如何,还是不要去的好,就让它一直挂在那儿好了,省得费事。”

学长A见说服不了他,只好作罢,随意聊了会便散了。

返回途中,我问了晨辉:“你相信那幅画作真的那么古怪吗?”

晨辉耸了耸肩,表示不懂。

画作展览厅一向都是开放着,并无利用安全锁锁上。

一个高大黑影在月光的照映下伫立在画作展览厅门外,他是学长A。

在说服不了晨辉前来之下,他决定擅自去看看那幅神秘的画作。

他蹑手蹑脚进了去,打开了手电,前往寻找神秘画作的所在处。

学长A没费了多少时间便到达画作之处。

他利用手电光的照射下仔细的端看这幅画作。

看完之后,他呸了一声,嘀咕道:“什么破烂画,原来只是个哭宝小男孩和丑八怪娃娃!浪费老子的时间。”

正当他想把视线转移离开画作时,他却发现小男孩由撇嘴慢慢的对着他笑了起来!

红透的细唇加上诡异般的微笑,让他不由揉了几下眼睛。

当他再定睛望去时,小男孩却不见了!

他不禁错愕起来,画作里的小男孩竟然消失了!

在他发愣的同时,一只手忽然摇了摇他的衣角边。

他顿时感到不寒而栗,放眼望去,看到与画作中一模一样的小男孩正对着他微笑!

他吓得尖叫起来,同时听到了声音:“我不是哭包……我不是哭包……”随后便是一阵诡笑。

纵使心中千万个想逃命的欲望,可他双脚却无力逃跑。

这时,他又看见画作中的娃娃竟然慢慢的把头移转过来望着他!

娃娃凶狠的眼神及嘴角渗着红色水迹的嘴此时竟咧嘴笑了起来!

他无法承受心理压力的负荷,大声的狂叫,拼命拔步就逃,直到远离了展览厅才不支晕倒过去……

这时,我收到晨辉的简讯,要我陪他去保健室。

到了保健室,我们看到了躺在床上正昏睡的学长A。

晨辉问及,才知道学长A被发现晕倒在男生宿舍大楼外,所以被送了进来。

我问晨辉:“学长他是不是去了展览厅才会这样?”

晨辉道:“我猜是这样,他决定要做的事,没人可以阻止他。”

我再次提问:“难道那幅画作真的那么怪异?”

晨辉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到醒过来的学长A由于疑是惊吓而语无伦次的嚷声:“不要…不要笑!不是……哭包……不是……你不是……”

晨辉用力的按着学长A乱动比划的双手,并大声喝到:“没事了!冷静!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学长A目光无神,频频喃喃自语:“不敢了……别拉着我……我再也不敢了!”

我拖着晨辉出了保健室,说道:“事到如今,我们也不得不相信那幅画作真的有古怪,你说是不?”

晨辉道:“是吧,不然学长A他不会无缘无故语无伦次。”

我们相对无语大约一分钟。

他道:“我想去看看那幅画作,到底有何古怪。”

我欲开口阻。

他却伸出食指放到了我的唇边,说道:“不然我不会死心,假若看了没事,就证明了所有有关画作的传言都是虚假的。”

我掰开他的手指,说道:“倘若出事了怎么办?”我使劲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

他却对我笑道:“我要是出事了,你会为我伤心流泪吗?”

我撇过头,不想让他看见掉眼泪的我。

他静静的不说话。

我只好开口:“要去,一起去。”

他缓缓道:“好,我们一起去。这样谁都不会为了谁伤心。”

我心中一愣,万万没想到他也会为我而伤心难过。

随后,我们离开了保健室,加快脚步的赶往画作展览厅。

夜晚的展览厅显得格外诡异。

我们本想打开电灯,却一直没亮起来,只好打开不到所需时都不用的手电筒。

依靠着微薄手电光线,拐了个弯来到了那幅古怪画作的所在。

对于画作的第一印象,我就感觉这幅画作很不详,总是觉得盯久了会让人晕沉沉的。

我随即看向晨辉,发现他目光呆滞的看着画作,且思绪不在状态中。

我暗自惊觉不妥,连忙摇了摇他,说道:“晨辉,晨辉!”

他陡然往后退一步,彷佛灵魂归体般的模样,让我担心不已。

我问他:“你还好吧?”

晨辉道:“没事,只是觉得这幅画作有召唤的力量,看着看着就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要不是你的呼叫,恐怕我也就……”

我不待他说完,便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看了画作后毫无不妥,正准备离开之际,突然听到身后有嬉笑声响起。

我们赶紧往后看去,发现声音来自画作。

此时,画作中的小男孩由伫立不动的身躯缓慢的在扭动着!

脸上的忧郁表情也转变成了阴险诡笑。

而在旁的娃娃也移转着本望着小男孩的视线,转而看着我们咧嘴嘻笑着!

我们想转身逃跑时,画作中突然冲出来一双小男孩般的手臂猛地抓着我们后衣领。

晨辉使力挣扎,用手往后扭转对方手臂。

手臂在吃痛中松开了我们。

我们趁机将画作给拉扯下来,双脚大力的踩踏着。

直到画作框破裂,画作已破烂模糊,而那股奇怪的感觉也没了。

我们将之收拾,而后抛到了大垃圾场里。

惊魂未定的心情此刻总算渐渐平复下来。

晨辉牵着微微发抖的我的手道:“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我们无法顾及校方在知道画作不见后会采取如何措施,我们只知道销毁了这幅诡异的画作,不会是错的事情。

再说校方也不会去检查这幅画作是否有损坏,毕竟是曾经传过怪事的一件物品。

这件事最后成为了我跟晨辉之间的秘密,就连我最好的朋友小慧、小左也不曾提起过。

而我相信,晨辉亦是如此。

新的一天开始了,画作展览厅又涌进了大批学生来参观作品,热闹无比。

此时,在最尾端不起眼的角落处,古怪神秘的画作所在赫然站着一个微笑而眼神忧郁的小男孩及望着他的一个立体女孩娃娃……

只是这一切,我和晨辉都不会知道了,因为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 作者寄语:嗯,不喜请轻喷,我先道个歉:读者觉得不恐怖、乱七八糟、垃圾文章、无聊作品等。我再道个谢:所有浏览的读者们。感恩。此篇为新校园不思议系列的第二篇。

斩将封神手游

暴走神话

彩票2元下载软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