铆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铆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0青衣绾媛姝-【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8:21 阅读: 来源:铆钉厂家

“我一直相信,当我们再次相见的时候,我依旧是这红尘中最爱你的女子,站在清桥边,微风轻轻拂起我的衣摆。我依旧穿着你最喜欢的白色长裙,站在清桥边,握着油纸伞,遥遥相望。”身着白衣的女子轻声低吟,身体慢慢的向河中心移去。如血般耀眼的夕阳映在她较弱的肩膀,冰冷的河水穿透女子的身体,她却感觉不到冷,只剩下满心的凄凉和伤痛。清秀苍白的脸庞,一滴血红色的泪滴从眼角慢慢流下,空洞迷茫的双眼没有一丝生气。直到河水漫过了女子的身影,湖面上又恢复了平静,夕阳照在湖面上,开出大片大片美艳的血色花瓣。

今年的连夜城格外的不平静,到处布满了悲凉的气息。媛姝踏进连夜城便看到了着一幅景象,她万万想不到人们口中繁花似锦人声鼎沸的连夜城却是这番模样,荒芜的街道上看不到头,地上满是狼藉。安静的让人感到可怕,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显得格外沉重。

青凝紧紧的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清澈似水的眼眸望着她温柔的一笑,在这个荒芜的城内成了最美的一道风景。一阵凉风拂过,媛姝不觉得打了个冷颤,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青凝解下自己身上的貂裘,系在媛姝的身上。

“这里到处充满了诡异,找到东西之后便立刻离开。”青凝轻声说道,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本就毫无血色的脸上更加的苍白。一双晶莹的双眸直直的望着媛姝,似乎有千言万语,却终是生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好,”媛姝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清秀的脸庞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青凝轻轻的敲了下她的额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待到二人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媛姝便拉起青凝向城内走去。

整个街道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人的身影,孤寂的就像一座死城,只剩下刺耳的风声在这个城中呼呼作响。太阳慢慢的落了下去,天空中已经遍布霞光。

媛姝握着青凝的手越来越紧,手中的湿度透着她的紧张。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看到一个半开着门的客栈。挂在门前的牌匾已经破烂不堪,摇摇欲坠。媛姝小心的推开门,才发现正门口的老旧摇椅上正躺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吓了一跳。

“老人家,还有房间吗?”媛姝轻轻地抚了抚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胆怯的问道。

老者听到声响,突然睁开眼睛。满是皱纹的脸庞上,一双透着厉光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媛姝。媛姝着实被他冷冽的眼神吓了一跳,轻轻的向后移了移脚步。

“二位是要住店?”老者从摇椅上坐起来,目光从媛姝身上越过,看向她身后的青衣男子。

媛姝点了点头,一脸不安的看着老者。

老者利落的站起来,笔直的腰板俊朗的身形,让人无法想象这会是个已经白发苍苍老者的身体。他走到二人面前,一双像如鹰般锐利的双眸紧紧的盯着他们。“二位是从何而来?来这连夜城又是做什么?”阴沉的声音透着丝丝的锐利。

“我们是来寻人的,却不知为何着连夜城变成了这般模样。”还未等媛姝开口,青凝便拉过媛姝开口回道。

“哦...”老者看着二人亲昵的动作,眼神闪了闪,继续说道,“这琏夜城已经十几年未有人烟了,住在这里的人也都已经搬走了。”边说边走到柜台上,拿出一串布满灰尘的钥匙。

“老伯,你知道城东湖边的柳家吗?”媛姝接过老者递来的钥匙问道。

老者听着,身形一顿,紧接着说道,“都走了,走了,”说完变重重的叹了口气,“老身腿脚不方便,二位就自己上楼找房间吧,这客栈已经十几年未有人住了,也没有打扫,二位就将就将就吧。”说完不顾二个人,又躺回了那只老旧的摇椅上,闭上了眼睛。

媛姝无奈的看着青衣男子,一路走来,只看到这一家开着的客栈,他们也只好在此落脚。青衣男子轻轻的对着媛姝笑了笑,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二人便向楼上走去,刚刚走了几步并听到老人的声音。

“二位,在这连夜城内切记别乱走,还有,晚上听到任何声响都不要出门,没什么事情明日天一亮,便离开吧。”老者回过头嘱咐道。

二人看着身后的老者,点了点头,转身向二楼的房间走去。

打开房间,一股刺鼻的霉味散发开来,媛姝忙用手帕捂着嘴,一手扯着男子退了出来。

“等下!”说着便拾起桌上的抹布飞快的打扫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这脏乱的房间焕然一新。媛姝放下卷起的衣袖,坐在一侧的椅子上随手倒了杯茶大口的喝着。

青衣男子拿起手帕,轻轻的擦拭媛姝嘴角溢出的茶水,一脸的宠溺。看着男子亲昵的动作,媛姝瞬间满脸通红,抢过男子手中的手帕便转身向旁边的另一个房间跑去。“嘭”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青衣男子听着,笑完了眉头。反倒是躲在房间里的媛姝,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脸蛋,自言自语道“丢死人了,丢死人了...”

待到房间恢复平静,青衣男子轻轻推开门,看着熟睡中的女子,轻轻的为她盖上被子,宠溺的摸了摸她通红的脸蛋,温柔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楼下,青凝端坐在老者身边,二人面面相视,不一会儿,便相视一笑。

“百年不见,你还是风度翩翩。”老者望着青衣男子微笑着说道,眉眼间完全没了当时的冷冽。

“百年不见,你却已经变了模样。”青凝深深的叹了口气,眼神不经意的望向头上紧闭着的房间。

“活了几百年,历经了劫数,看尽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却都终究是迈不过“情”字这劫。”老者一手摸着自己雪白的胡须,一边摇着头。

青凝看着身边的老者,除却那满头白发,依稀能看到曾经的模样。

老者本是瑶山上清泠元君手中龙凤琴的一株琴灵,终日跟在清泠元君的身边。瑶山上常年灵气围绕,吸收大量日月精华。每日听元君抚琴,很快便有了神识。清泠元君见他如此有慧根,便将他带在身边,很快,他变修成了人形。

清泠元君将他收入门下,成了清泠元君的第二个入门弟子,名唤执念。师傅告诉他,取名为执念,世间一切,不可执意为之,命中只有定数。

瑶山上,几百年来,只有师徒三人。大部分的时间,清泠元君总是在树下抚琴,琴声忧伤婉转。他的大师兄,喜欢穿一身青衣,端坐在山上望着远处的天空,不言不语。师傅唤他青凝,一生青缳凝哀愁。

执念确实耐不住寂寞的人,他不愿意修成人形之后还呆在瑶山上。得一日,他便偷偷的溜下了山。

他从不知道原来山下是这番摸样,繁华的街道上,小商小贩售卖着各种玩意,高高的叫喊声一声比一声高。街道上的人群熙熙攘攘,路边的包子铺坐满了人,男男女女一对对眉开眼笑。

他听师傅谈起过山下的样子,远不及自己看到的这番景色。

听到不远处的铜锣声,他便跟着人群一同声音的来源走去。

“啊!”不知是谁撞到了身侧的一个女子,女子一个不稳,向前倒去。他忙拉起女子的胳膊,一拽,女子较弱的身体便倒向了他的怀中。一股沁鼻淡淡木兰花香气萦绕在女子身上。

女子还从未见过如此俊朗的男子,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放着光芒的双眸,就像是雨后的彩虹,晶莹清澈。等到女子回过神来,忙推开他的身体,尴尬的低下了头。

执念似乎不明白女子为何会如此紧张,难不成自己的样子很像坏人吗?他轻轻的向女子走了几步,问道,“你没事吧?”

女子瞬间红了脸蛋,轻轻的摇了摇头。看着女子没事的样子,他才放心下来,一张脸上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女子身着一袭洁白长裙,一张清秀的瓜子脸上,带着深深的酒窝。长长的睫毛好像是欲飞的蝴蝶,一双如湖水般蓝色的眸子,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他突然注意到女子洁白的袖子上溢出了一朵血红色的印记,他拉过女子的胳膊,看了看。“你受伤了?”边说边将她拉到一边,撕下自己的长袍,包在了女子胳膊上。

“谢谢,无碍的,”女子抽回胳膊,对着他说道,温柔的声音就像是清风,吹进了他的心里。

回到瑶山上的执念,总会不时的想起那个白衣女子,那个带着木兰香气的身影,那双湖水般的双眸,那张温柔的脸庞都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当他再次看到女子的时候,是在清桥边。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袭白色衣裙的女子,手执油纸伞站在清桥下。飘飘洒洒的雨水轻轻抚摸着孤独落寞的背影,似乎不愿打扰这个美丽的女子。

女子的目光望着远方,迷离的眼睛里透着一丝寂寞。执念觉得这是他见到过世间最美丽的风景,清风迎着雨滴吹起了扬起了她洁白的长裙,一袭乌黑的长发随风飞舞。

女子感到了身后的目光,转过头来,一双如琥珀般的眼睛穿过细雨,望进了执念的心中。看到执念时,女子温柔的扬起嘴角,映出两个深深的梨涡。

二人相视一笑,如若相视许久的故人。

“上次得公子相救,还未请教公子大名。”女子向前行礼,低声问道。

“举手之劳而已,姑娘不必客气,叫我执念就好了。”执念上前轻轻的扶起女子,温柔的开口回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小女子家姓柳,名唤木兰”

不知何时,飘扬的细雨渐渐淡去,雨后的彩虹散发着起色的光亮,阳光轻轻的照在两个人的身上,轻柔温暖。

湖间画舫,执念着一身紫色长袍,腰间系着一直紫色的玉佩,分外显眼。一头黑发随意的盘起,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长琴,悠扬的琴音便起起伏伏,飘飘荡荡。坐在一旁的木兰温柔的看着面前的男子,随后便跟着琴声轻声吟唱。

“与君相见时,悦君心,

与君相别时,念君心,

不知君安好,顾念之,

何日再相见,顾恋之,

明月化思念,清风作相伴,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女子轻柔的歌声随着悠扬的琴声穿透了层层湖面,一词一句,都落在了执念的心里。

“你愿意等我来娶你吗?”执念轻轻的拥着身边的女子,柔声问道。

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洁白的手指轻轻的摸着他的脸颊,一下一下,将他的样子刻在了心里。男子拾起一侧的长袍覆在女子身上,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木兰依偎在执念的怀中,从来没有感到过如此的温暖和安心。木兰的母亲,便是一个为爱执着的女子,一心赋予了她深爱的男子,最后,却因为男子的多情含恨离去。她告诉木兰,世间的男子皆是无情,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心,才能保护好自己。

在没有遇到过执念之前,她不知道情为何物,她不明白为何母亲会为了爱情付出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直到遇到了执念,她才知道,原来爱情是那么美好,让人沉醉,让人无法自拔。木兰相信,这个温柔的男子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人,那个可以携手走过一生的人。

执念看着怀中安睡的容颜,一张清秀的脸上未施粉黛,却也明媚动人。他抱着她轻轻的越过湖面,脚尖轻点,便向城东的湖边柳家大宅飞跃而去。

执念轻轻的将木兰放在踏上,拂去她脸上的发丝,温柔的亲吻着她的额头。他愿意用百年的修为,换取与她的一世相伴。

“等我回来,此生定不负你。”执念轻声在木兰耳边道。

在他转身离去的一刻,木兰的微闭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粉嫩的嘴角微微上扬。

瑶山山顶,执念跪在清泠元君面前,腰板挺得笔直,一张脸上满是坚定。

“你愿意放弃几百年的修为,只换一世相伴?”清泠元君声音没有一丝波动,清淡的问道。

跪在地上的男子坚定的点了点头,“是弟子辜负了师傅的厚爱。还望师傅成全。”

“我可以成全你,”清泠元君淡淡的开口说道,跪在地上的男子满脸感激,正要开口却见元君轻轻的挥了挥手,继续说道。“灵与人注定不能相恋,即使是助你成人,可是你们依旧逃不过天罚,手无寸铁的你们依旧会灰飞烟灭。”

“师傅,我愿意,即使会灰飞烟灭,只要能与她相伴,我甘愿承受。”跪在地上的男子开口说道。

元君叹了口气,“你生活了几百年,而人的一世仅仅短短数十年,她才刚刚走过一小部分,你可以帮她下决定吗?”

清泠元君看了看低着头的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执念,还记得当初师傅对你说的话吗?世间一切,不可执意为之,一切,命中自有定数。”说完,便转身离去,留下跪在地上一脸无力的男子。

木兰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站在这清桥边,依旧是看着远方,仅仅是眼神中多了一丝的期盼。淅淅沥沥的小雨就像是她的心,无情的敲打在她的心上。她还记得那就最后的承诺,“等我回来,此生定不负你。”这就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深深的扎在她的心上。

日复一日,她再也没有见到那个许她承诺的男子。她终于明白了母亲对她说过的那句话,世间男子皆是无情。她恨自己为什么爱这个男子爱到连恨他的力气都没有,直到生命的最后,她想到的依旧是他那张温柔的脸庞。

这个秋天,变得格外阴冷,连夜城下了一场暴雨,整整下了一夜,待到天晴的时候,清桥的河中发生了一见怪事。原本清澈见底的河水变成血红的颜色,缓缓的漫过河边的石阶。弄得人心惶惶,从此,这个连夜城便不再平静。夜晚总是有人能听到悲凉的歌声悠悠扬扬的唱着,睡梦中的小孩子总会在半夜哇哇大哭。家家户户都紧闭门窗,早早就关了灯。

一夜起来,大街上到处散落着白色的宣纸。

“与君相见时,悦君心,与君相别时,念君心,不知君安好,顾念之,何日再相见,顾恋之,明月化思念,清风作相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清秀的字迹,工工整整的印在宣纸上。

大家请来的道士都没有办法,渐渐地,连夜城闹女鬼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人们能搬的也都搬走了。

当执念在次回到连夜城的时候,才知道木兰投河自尽的消息。执念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如水般的女子会如此倔强。他来到城东的柳家,已经破烂不堪,行至木兰的房间,里面的一切依旧如初,干净的闺房,甚至飘荡着属于她的气息。执念无力的跪倒在床头,闭上眼睛,一行清泪缓缓流下。

木兰最后的执念换成了念灵,每当夜晚来临之时,都会听到她如泣如诉的声音。连夜城内,充满了属于木兰的哀伤。

当执念看到属于木兰的念灵时,幻成念灵的他已经不在记得他,只会在入夜后,幽幽的站在清桥下望着远方,轻轻的吟唱。

执念便护在她的身后,轻轻抚琴,伴着哀伤的歌声,传遍整个连夜城。

“他会回来的,”一日,站在清桥边的木兰念灵突然低声问道。

执念看着这瘦弱的背影满心疼痛,他站在她身边,深深的点了点头。女子顿时笑面如花,随着太阳的升起,她开始变得透明。

木兰的念灵越发的虚弱,甚至有时只能撑得一两个时辰。执念耗尽修为,为念灵植入生命,而他也因此迅速的变得越发衰老,直到成了白发苍苍的老者。

“情终究是我们都迈不出去的劫数,”坐在摇椅上的老者看着身边的青衣男子,笑道。“我以为,离开她就是对她最好的结局,我以为她会忘了我。我不愿意看着她同我一起承受天罚,灰飞烟灭,生生世世在寻不到她的踪迹。可是我却从未问过她,我自以为是做了对她最好的决定,却成了伤害她最深的利刃。”

青衣男子坐在一侧只是静静地听着,一双漆黑的眼眸若有所思。

“你这般让她继续留在这世间,可有问过她的意见?”一道女声从楼上传了下来,媛姝大步的从楼梯飞奔而下,坐在老者的面前,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看着老者。

老者并未答话,只是深深的看着远方渐渐西沉的夕阳,血红色的晚霞染满了连夜城。

“你让她永远活在记忆里,生生世世无法轮回,对她来说这不一定是最好的结局。”媛姝的话就像是一把刀,深深的穿透老者的心脏。

“我不知道,我只想陪在她身边,生生世世。”老者深沉的声音带着颤抖。

天空渐渐的暗了下来,他们听到了那如泣如诉的歌声,无比哀伤。听着听着,媛姝不知觉的变流下了眼泪。“这便是木兰的歌声吗?”

青衣男子轻轻的为媛姝拭去脸上的泪水,温柔的笑了笑,“不是来寻这株执念的吗?”

媛姝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男子轻轻的敲了敲她的脑袋。

此时一旁的老者已经起身,拾起放在不远处的长琴,向门外走去。媛姝拉着青衣男子紧紧跟上,“你说这个木兰长的什么摸样?”边走边拉着一侧的男子问道。

男子默默的走着,不言不语,温柔的脸上依旧挂着一丝微笑。

媛姝看着男子无动的表情,嘟着嘴,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当媛姝看到站在清桥边上的女子,才知道,原来还有人可以长得如此美艳动人,一双闪着忧伤的双眸静静地看着湖面,长长的黑发随意的散在一侧。倾城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让人无比动容。长长的白裙随着清风飞舞,就像是一直展翅飞翔的蝴蝶,颤动着翅膀,想要飞离这个伤心之地。

“你来了,”看到抚琴的老者,木兰开口说道。仿佛看不到他们二人一般,媛姝尴尬的站在一旁,不知如何开口。男子握着媛姝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你还愿意等他吗?”待一曲弹完,老者放下手中的长琴,向木兰走去,声音中带着无法自制的颤抖。

木兰轻轻的回头,看着平静的湖面,沉默了许久道,“不愿。”说完,便坐在湖边,一双眼睛孤单的望着前方。

老者同她一起坐在湖边上,洁白的月光映在湖面上,泛起层层涟漪,直到太阳从东方渐渐升起。老者深深的闭了闭双眼,仿佛下定了决心般,双拳紧握。

就在木兰的身形即将消失的时候,一株散发着紫色光芒的仙流飘在了媛姝的面前。

“也许,是我太自私了,”老者深深的望着湖面,满是皱纹的眼角流下一滴晶莹的泪珠。

媛姝拿起手中的盒子,轻轻的将这株执念收紧盒子。

“她这辈子活的太累了,下辈子一定会很开心。”媛姝看着那个苍老的背影说道。

“我会在这里等她,就如她一般。”老者轻轻的挥了挥手,说道。

待到二人转身离开,老者望着青衣男子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原来都是有情人,终究是逃不出情字。

媛姝抱着盒子开心的笑着,“这是第一株,还需要六株,便可以救他了。”

青衣男子看着她的笑容,只觉得心中一痛,就好像被虫蚁噬咬般。一旁的媛姝看着手中的晶石,满脸认真,“下株执念在哪里呢?”看着晶石散发出来的光亮,映出了一行字,仔细的看完,才将小心晶石收了起来。

“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寒洞内会不会觉得很寂寞,”边说,边加快了步伐。

青衣男子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顿时纠成了一团,思绪飘向了第一次见到媛姝的时候。

瑶山上,清泠元君抱着一个小女孩交给青凝,吩咐他照顾好女孩,随后便将自己关到寒洞内,青凝知道,寒洞是为了修复受损的灵体之用,他不知道三界之内还有能伤害到他。直到感觉到女孩身上传来的气息时,才明白,元君用自己一半的灵体为这个女孩塑造了一个身躯。他放下手中的女孩,女孩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他,扬起嘴角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圆乎乎的小手握在他的手上,便牵住了他的一生。

“我叫媛姝,他起的名字,”说着变指了指元君离去的地方。

他对着女孩笑了笑,轻轻的摸了摸她的额头。

“青凝,”他温柔的说道。

媛姝开心的笑着,突然像是想起什么般,指着元君消失的地方,担心的问道。“他是不是受伤了?”

青凝没有回答,只是带着她来到了寒洞外,看着洞内闭着眼睛昏睡的男子,媛姝静静地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摇晃着他,“清泠,清泠...”一声声的唤着。躺在寒冰床上的男子没有一丝的波动,“你答应过我会一直陪着我的。”女孩使劲的晃着男子的肩膀,歇斯底里的喊道,晶莹的泪水瞬间布满了脸颊。

前一面还在对着他微笑的女孩,这一刻确实满心伤心。青凝不知心里是何滋味,只是觉得心痛,他不愿看到女孩的脸上布满泪痕。

他将哭晕的女孩抱起离开,他告诉女孩只要找到七株执念,便可为清泠重铸灵体。他带着女孩四处寻找执念,却不知在这些日日相处中,心已经渐渐沦陷,无法自拔。

他想,只要像现在这样,陪在她身边便好,只要看着她微笑便好,却不知,原来越爱,越无法控制的想要得到更多。

看着媛姝渐渐消失的背影,青凝深深的闭上了双眼,原来,我们都过不了情字这关。

开心娱乐棋牌下载新版

战无不胜手机版

军团对决破解版无限金币

天迹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