铆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铆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晋煤入鄂通过铁路运输每吨运费130元-【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21:13 阅读: 来源:铆钉厂家

晋煤入鄂通过铁路运输每吨运费130元

湖北能源(7.05,0.02,0.28%)资源短缺,属产煤小省、用煤大省,每年所需煤炭90%以上要靠从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外省区调入。每到秋冬枯水季节,2/3电力靠水电支撑的湖北,电煤十分紧张,前几年还采取了选择性拉闸限电。气温走低,随着居民电、煤消耗需求的增大,煤炭又成为关注的热点。今年来,随着湖北煤炭储备的完善,湖北省并未出现煤炭供求紧张的局面。不过,由于湖北煤炭资源匮乏,90%的煤炭依靠外运,而其中大部分又依靠铁路运输。

今冬,湖北省煤炭供求现状如何?湖北的煤炭又是从哪里而来?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远赴山西等煤产地,探访煤炭的千里入鄂路。

探煤入矿:地下几公里完全是迷宫

12月5日,山西太原,零下10摄氏度。

距离太原20公里的山西焦煤集团杜儿坪煤矿。“这个矿日产煤1.5万吨,一年产量超过500万吨。”山西焦煤集团下属的西山煤电(12.08,0.38,3.25%)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

而这只是该公司一百多个煤矿的一个缩影。在西山煤电的总调度室,一间足有两百多平方米的办公区域内,一面墙上挂着几十块监视屏,工作人员介绍,“这里监控公司所属煤矿的开采环节”。

矿井口的屋檐上,冰柱长达两三尺。不过,地下却是一番热火朝天。工人的下井隧道里,以前的“猴儿车”已经改成了索道车,不时有工人下井升井。“这时,井下有几百人在工作。”煤矿工作人员介绍,矿工从这里下井,先乘坐缆车沿斜井下去600米,然后到达一个类似于“公交总站”的地方,工人们再乘坐小火车,进入各个工作面。

地下就如一个迷宫,到有的工作面路程需要半个多小时。

与想象中的煤矿不一样,这里的开采工作都已经高度自动化了,都是大型机械在开采面掘进,工人基本都是技术型,需要掌握的技巧是操作机械,以及爆破等方面,纯粹的人力挖采运输都已不复存在。

矿上的工作人员说,煤炭被从工作面开采出来之后,就会通过矿车、传送带等装置,从地下几公里的地方运输上来。在杜儿坪煤矿,方圆几十公里都是煤炭储区,这意味着这个地下几公里的地方,完全是一个迷宫。

不过,在杜儿坪煤矿,记者在矿区却没有看到煤炭。那从地下挖出的煤炭都去了哪里?

沿着矿区一条安全长廊,工作人员带着记者来到另一个支井。他告诉我们,这里就是煤炭的出口,煤炭一出洞口就通过输送通道进入了选矿区。

杜儿坪煤矿进行的是初选工作,主要是将煤矸石挑选出来。经过挑选的煤炭,就进入储存区了。

在杜儿坪煤矿看不到露天的煤场,取而代之的是煤仓。

“这样既方便装运,也减少了粉尘污染。”工作人员说。事实上,尽管是在煤矿的矿区,抬头望去,空气显得透亮,粉尘了无踪影。

记者看到,一旁的山脚下,三个高近百米、底面直径达到数十米的圆柱形大仓库,并列排成一线。据介绍,每一个仓库的煤存储量,大概在2万吨左右。“我们这属于老矿,进行改造后,自动化程度才有所提高,现在一些新开发的矿区,自动化程度会更高。”

而紧邻煤仓的就是铁道和公路,煤炭正是从这里开始了它的千里、甚至是万里之旅。

问煤入站:今年已有1600多万吨入鄂

“三天,煤炭就可以运到湖北了。”在山西,煤老板曹先生向记者介绍,多年来,他都在往湖北销售煤炭,多的年份,一年可以发出去10万多吨。

作为向湖北运输煤炭的大省,山西有一大批如曹先生一样的煤老板,作为中间商,他们保证着湖北计划外的煤炭需求。

在山西的不少大煤矿,铁路都能直接进入矿区,杜儿坪煤矿就是这样。每天,都有运煤车开进矿区,顺着轨道直接停在储煤仓下面。操作工人打开闸门,60吨煤炭在两分钟内就装上了火车皮。过磅后,牵引机向前开出一个车皮的距离,另一节车皮也马上装好。一个多小时后,50多节车皮、3000吨煤就装载完毕。

随后,这列火车进入太原郊区的玉门沟编组站。12月5日,在太原市最大的煤运列车编组车站——太铁玉门沟火车站,记者看到一列列火车奔驰而来,在站内进行编组后,又呼啸着奔向远方,一切显得有条不紊。

玉门沟车站接收的主要是太原西山官地、杜儿坪等煤矿发出的煤车。车站的十几条轨道大多被列车占满,不时有已经编组的列车在站台工作人员的指挥下离开。“从杜儿坪等煤矿到玉门沟,有专门的运煤专线连接,煤车到这里编组之后汇集到太原北站,然后通过南北同蒲线、大秦线等铁路运往省外。”车站工作人员介绍。

不过,发往湖北的煤炭,大多从晋南出发。

陕西省焦煤集团负责华中片区销售的苏总介绍,受限于铁路线的原因,发往湖北的煤炭多是从山西的介休、霍州等地发出。这位负责人介绍,该公司在湖北的客户主要是武钢、鄂钢以及襄阳电厂等单位,目前对武钢、鄂钢的煤炭供应量在每个月7-8列车皮,每个月的供应量3万多吨,这些煤炭走的正是侯月线。

事实上,这里正是中国煤炭的南运大通道。

在侯马编组站,我们并没有赶上到湖北的煤运车。不过工作人员介绍,从侯马这个晋南的煤运中心出发,沿着侯月线到达河南焦作的月山编组站,进入焦柳、京广等线路,并最终进入湖北省内,全程为一千多公里。

不过,对于众多的煤炭运销企业而言,要在湖北找到市场很容易,要找到拉煤的火车皮却不容易。在山西,煤炭供需双方在达成协议过后,煤炭企业需要持合同到铁路部门申请运力,而对于发往湖北方向的货运列车,煤老板们表示,往往是申请10列,能够拿到的只有四五列。

因此,在当地做一个煤运企业老板,必须既要有煤炭资源,也要能有拿到车皮的能力。

在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从明年开始,从山西运出的煤炭,都要经过交易中心备案。这里是铁路、煤矿、运销等企业的交易平台。据该中心介绍,截至10月,今年通过该中心交易的煤炭,发运到湖北的数量是1696万吨。而据湖北省经信委发布的数据,今年1到9月份的电煤消耗量,也只在三千多万吨,也就是说,从山西运出的煤炭量,相当于湖北电煤消耗量的一半。

迎煤入鄂:通过铁路运输每吨130元

那么,从山西辗转来到湖北的煤炭,成本将会发生多大的变化?

在山西一家大型煤矿,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煤炭的开采成本,每个矿的情况并不一样。对于不少老矿区,由于技术落后,以及需要负担的人员众多,煤炭的开采成本相对高一些,有的老煤矿每吨的开采成本甚至高达三百多元。

而对于技术条件较好的煤矿,如今煤矿的开采成本可以低到一百多元。

多个山西煤老板向记者抱怨煤炭开采人力成本的增加。在一个大型国有矿,一般矿工的收入为每月6000元左右,而技术工人能拿到八九千元。这个数字,相对于几年前,已经有了大幅的提高。而由于今年的销售形势不好,很多煤矿只好选择放弃增产。

据武汉一家煤炭公司的孙姓老板介绍,煤炭运销分为计划煤和市场煤两大部分。计划煤炭即合同煤炭,它是由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或者其他的钢铁企业签订的煤炭合同交易,一般在每年的年初就已经签订了合同,因此价格是早已经确定好的。

晋煤入鄂成本的变化,更多地体现在市场煤价格上。其中,最重要的成本就是运费了。太原的煤老板曹先生告诉记者,从晋南入鄂的煤炭,如果通过铁路运输,每吨的价格在130元左右。

而实际上,不同煤炭的价格,也相差很远。

曹先生介绍,煤炭的价格要根据燃烧值、含硫量等指标来计算,从山西运往湖北的煤炭,如果进厂价格低于0.13元/大卡就没法做了。也就是说,以燃烧值为5000大卡的煤炭计算,如果电厂等煤耗单位的价格,低于每吨650元,如同曹先生这样的运销商,就宁可选择不做这单生意。

对于市场煤,用煤企业往往会通过对煤炭燃烧值的高低控制,来实现对价格的调控。据山西的一位煤老板介绍,一家电厂甚至在化验时,将一批煤的燃烧值降了一半,价格当然也就直线下降了。“不过,在煤炭紧张的时候,他们对燃烧值、含硫量等指标,要松得多。”这位煤老板介绍。

这种尺度的变化,也都让煤炭的成本有所增加,有的情况下,一吨煤的成本要增加三四十元。

随州工作服设计

金州定做西装

制服定制夹克衫

相关阅读